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蒙冤的蝴蝶   

2013-06-01 20:21:1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打开报纸,看到一文标题《白云山毛虫成灾,疑与上个月放飞10万只蝴蝶有关》。不用看内容,我便知道,蝴蝶又背黑锅了。

为何我敢如此断言?原因可以这样类比:你试试在广州街头放10万头猪,看一个月后猪肉会不会跌价?猪不能在城市里繁殖,一个月之后,咱们吃完这10万头“天外来猪”,市场里的猪肉该怎样卖还怎样卖。

蝴蝶要繁殖,需要食物,而蝴蝶跟其他素食昆虫一样,不是什么都吃的。每一种蝴蝶的幼虫,只吃对应的特定几种植物的叶子,做学问的管这几种植物叫这种蝴蝶的“寄主”。无论你在白云山上放十万还是百万只蝴蝶,最终产生的毛虫也多不了多少,原因是寄主就那么多。

除了个别吃庄稼的蝴蝶(典型就是那个叫菜粉蝶的啦),从来蝴蝶都不是“毛虫事件”的主角。因为它们的食谱不是我们大量集中栽培的植物。比如我看到文中披露的这次蝴蝶节放飞名单里,排头一位的是金裳凤蝶,这真叫我哑然失笑:白云山野外根本没有它的寄主“卵叶马兜铃”,仅有的几株,还是那些蝶友种的。

其实想要蝴蝶多,唯一的办法是大量种植寄主植物,有了寄主,蝴蝶就会自己来繁殖,根本不用放飞蝴蝶,这个简单道理内行人都懂,放飞实质上是一种商业炒作而已,就跟在广州市里放生10万头猪一个性质。

 

白云山上泛滥的到底是哪种毛虫,我没亲自看到,但报道里引用了网友阿水的留言:“这明明是苔蛾的幼虫嘛,关蝴蝶什么事!”我想,这可能是整篇文章里,唯一接近真理的一句。蝴蝶总是替蛾子背黑锅,因为多数人不知道,也不在乎它们是多么的不同。

让我在这里列举几条吧:蝴蝶白天活动;蛾子夜晚飞翔。多数蝴蝶幼虫没有毛,即使有,也没有毒,对人无害;而蛾子幼虫多数浑身刚毛,部分有毒。蝴蝶繁殖力低,大多数蝴蝶幼虫不聚集成群,在寄主上数量不多;蛾子繁殖力强,常常爬满整棵寄主。绝大多数蝴蝶幼虫饮食节制,一片叶子只肯边缘几口;蛾子则往往是饕餮之徒,常常把寄主吃个精光。

这么简单的比较一下,可以看到,蝴蝶即使是在幼虫阶段,也跟在花间翩翩起舞的成虫一样,是善良和可爱的。

蛾子邪恶吗?我不想这样评价,至少有些种类还是相当的令我欣赏。但蛾子当中的部分成员,确实让人恶心乃至避之则吉。

 

我们中国人是很实用主义的,对美的追求一向远低于其他生理需要。所以对蝴蝶和其他自然界的美丽生灵关注甚少;我们的教育也一样的实用,迷失在分数的竞赛里,满足于把同类PK掉的成就感,不会再给孩子们讲解自然界的真相。这个民族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想想这些,我觉得蝴蝶这点委屈,还真不算什么。


【蝶恋花】——惯例,配张图片吧。09年在西双版纳雨林考察时给队友拍的照片。

蒙冤的蝴蝶 - 荒野狷鱼 -            Rigby的稻草人
  评论这张
 
阅读(531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