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聊聊“粉丝”  

2012-02-23 18:11:0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粉丝”这个词大概是舶来品,原意应该是“追星族”。但如今这个词的内涵已经严重扩大化,如果你认同和喜欢某个人,不管他是否明星,也不管你是否真的崇拜他,都可以自称是他的“粉丝”。不单人可以被粉,某个公司或者品牌的忠实用户,也可以叫 “粉丝”,甚至微博上关注自己的那些人,都可以大言不惭的声称那是自己的“粉丝”——其实人家可能对你毫无兴趣,纯粹是拉人气的手段。

我是个很容易为大众左右的人,如果有一天大家把苹果叫成雪梨,那我也会跟着叫雪梨。但我还是不太喜欢把“粉丝”这个词如此延伸使用,因为我对真正的“粉”们一贯有成见。

虽然已过不惑之年,但我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我看不懂的事情还很多,而“粉丝”就是其中之一。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香港某位歌星意外身故了,电视台直播了粉丝们送殡的情景,那种痛不欲生的哭天喊地,让我毫不怀疑即使她们爹娘死了也不会这么伤心。那时候我还年轻,眼里揉不下砂子,一点小事都很容易上升到道德高度。当时我是相当的鄙视围墙之外的这群同龄人。年长之后,知道“粉丝”这次词虽然是舶来品,但这个群体却绝对是土生土长,古而有之的。远的不说,半个世纪前在广场挥舞红本本的那些人,不就是最典型的“耄粉”么?

“红卫兵”这个词,现在已经是洗脑的代名词,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因为他们在蚊革中的恶行。我不清楚时下流行文化制造的那些“粉丝”们,精神本质和红卫兵有没有不同,但一般来讲,流行“教主”们没有动机也没有胆量唆使他们在现实社会上作恶,这是无疑的。

但在板砖横飞的网络社会呢?

每次“某某门”事件,都可以看到粉丝们活跃的身影。如果我说自己在这些现今中国最热门的群众娱乐节目里只是纯粹的看客,而没有一点感情倾向,那是假的。但我也可以问心无愧的说,任何时候,我首先看的都是证据和逻辑。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真相。

因此那些粉丝们的表演就很让我恶心。选择性失明,偷换概念、胡搅蛮缠,乃至满口喷粪,是基本特征。其实在平常交往中,这些人都挺“正常”的,然而一但触及他们的偶像,就立刻换了个人。语言暴力难道不算一种作恶?

当无忌启用“黑名单”功能的时候,曾经以为对自己没多大用处,因为无忌里的左左右右们虽然经常掐架,但大部分人还是摆事实讲逻辑的,没有到我无法忍受的程度。然而一个“代笔门”,却让我批量拉黑了许多个ID。对于这些明明自己不讲道理,却怀着一颗深深受伤的心灵,悲愤地要与你不共戴天的人,我纵有拍砖的欲望,也不知该如何下手。算了,眼不见为净。

有些人会觉得“粉丝”可爱,因为他们的痴迷和执着。确实,古人有训曰:“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但“癖”和“痴”这2样性情,跟“粉”也不是划等号的,粉丝的灵魂是跪着的,仰视他的偶像,精神本上是崇拜;而痴和癖是站着的,平视甚至俯视他的心爱之物。本质上是迷恋。粉丝或许有真情,但绝无“真气”,因此即使从这个观点看,粉丝仍然属于“不可与交”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