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葬礼  

2012-02-17 22:49:53|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初二的晚上,一个家乡打来的电话将家里的喜庆气氛降到了冰点——我舅父突然去世了。

第二天一早,寒风细雨中,我们一家赶回了乡下。因为打算土葬,舅父的葬礼举办得异常神速,据说以前抓得严的时候,还有连夜出殡的。

这样的安排难免有点仓促,但棺木、香烛、乐队等也一应俱全。这里的治丧公司看来过年也没有休假。舅父的棺木停在村祠里面,白木清漆,看起来有点简陋。棺盖半开,供亲友瞻仰遗容。棺木前面的地上铺了席,上面跪坐着一群号哭的年长女人,我认出里面有我的姨妈,但没见到舅母——哀痛已经令她无力出席这样的仪式。

母亲自然泣不成声。我虽然难过,但无法说特别的悲伤——因为我成年后和这位舅父没见过几面,最近一次几乎是10多年前,我甚至想不起他确切的容貌。

他不是我的亲舅父,大舅参加东江纵队牺牲后,我外公从邻居那里过继他做养子,以续香火。外公死得早,外婆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母亲工作后,就接手供养他直到工作。外婆在世的时候,曾一再嘱咐母亲要把舅父当亲弟弟看待。母亲亦是这样做的。我极爱把我一手带大的外婆,因此小时候对这位难得见面的舅父颇感亲近。

然而外婆去世的时候,舅父的表现却不如人意。而后更恢复了原姓。这让母亲非常伤心,之后来往便很少。这都是快20年前的事情了。

现代社会,宗族关系瓦解。就如阿嫦所言,血缘总是最亲的。“过继”什么的,已然过时。

舅父是在惠州医院里去世的,因为肾病住院。走之前毫无征兆,陪伴他的侄儿(他亦无后,想来即使不改姓,外公在地下也是要失望的了)说,他本来精神甚好,有说有笑的。然后侄儿出去准备晚饭,回来已经不见了人,抢救去了,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医院倒是很“体贴”,对他们说如果在医院开死亡证明,进了太平间就必须火葬了,如果想土葬,就得使点手段。于是给遗体挂上吊瓶,装成还在抢救的样子,办了“转院”手续,租车偷运回乡下。亲戚们自然感恩不尽,但我听了心里非常不是滋味,总觉得医院在掩饰什么,至少是希望数据好看吧。

鞭炮声里,仵工们抬起了棺木。我和姐作为亲属,戴白布,穿布鞋,行跪拜礼。几十岁人,我还是第一次行这种礼,自己父亲去世都没有跪过,心里多少有点不情愿。但想想入乡随俗,逝者为大,我也实在不该介怀这一点细节。然后在鼓乐声中,一行人往后山上去。那里有一片荔枝林,是我舅父的最终归宿。

母亲因为腿脚不便,在山下的路口守候。一起回去的路上,她感慨的说:“当年,外婆也是这样,从这条路抬上山下葬。”沉默了一会,又补充道:“送殡的人要多得多,几乎整条村的人都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