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诗从哪里来  

2012-01-07 19:49:07|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数杏仁

数数那些苦的、醒着的

顺便把我也数进去

……”

当我在老赵的博客上读到这些文字,着实吃惊。也许是被老赵那朴实讷言的形象欺骗太久,或者更准确说是被伪农“写诗=酸菜=小资”的谬论洗脑洗的太久,我竟然无法想象老赵居然是个如此才华横溢的诗人。

老赵和我是10年前在复兴中学认识的。那时候他只有20来岁,但后退的发线和一脸的沧桑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得多,于是我们都管他叫“老赵”。他不太爱说话,但说起来语速很快,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微笑,无论对学生、老师、村民,还是那些存心破坏的人。

那时候我们除了教书,和大小官僚们斗争,闲下来的时间里就是举办各种各样的“沙龙”。这是小资的说法,其实就是几个人的围炉夜话罢了。内容包罗万有,自然也包括文学。每逢聚会,老赵总是在一旁兴致勃勃的听着,但很少发言。只有在高挑漂亮的Gim面前,能看到他侃侃而谈。后来,Gim就成了他的妻子。其实我也是太笨了,他若没有几把刷子,怎能窃得圈内鼎鼎大名女文青的芳心?

但他写诗的历史似乎也没多长,开博一年多来记录的都是新作,应该大部分是回到广州以后创作的。当然,也许只是他不屑于摘录旧作而已。从大山里回来,他满怀的是惆怅。这一点不奇怪,这是在中国搞慈善教育的宿命。中国教育只有一条轨道,容不得叛经离道,哪怕是为了那些穷困山区的孩子,以慈善之名。然而最终难倒老赵的,并非社会的冷漠与非难,而是他至亲的人——儿子。本来他是想让孩子跟着他,在山里接受教育的,但他身边的人,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都持不同意见。 于是韧性十足、百折不挠的老赵屈服了,回到了这座让他郁闷的都市。正如他自己所言,搞教育就是为了帮那些 “留守儿童”,不能因此反而让自己的儿子变成留守儿童。

也许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屈服。我们都在现实面前屈服了无数次,区别只在于,他总是抗争到最后。从他的诗里,我能感受到痛苦、无奈、困惑和忧伤,但,——没有“绝望”。

如果不是看他的诗,有时候我都会忽视了他的烦恼,因为每次见面,他都像10年前在复兴中学厨房的火炉边一样,兴致勃勃的听我们聊天,笑起来阳光般灿烂。也许吧,这一刻他确实没有了任何烦恼。

我跟小顾说,去看看那些诗吧,那里有你不熟悉的老赵。然而他回答:不了,我不想再感受任何痛苦。我有点吃惊,因为小顾跟他姐Gim一样,热爱文学,年轻的时候也写过诗。但我也能理解,因为我们其实一样的脆弱。

就如我不曾察觉老赵会写诗一样,毕业这些年,我也再没有在小顾身上找到一丁点的“文艺”气息,但前几天他的QQ签名上,忽然挂了一首诗:“寒风送窗前,万山雨相连。梦卿倚白雪,酸苦仲心甜”。

有些话想说,却不知道可以说给谁听。

诗从寂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