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石门寻芳记(下篇)  

2009-11-04 11:00:40|  分类: 自然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门我是很熟悉的,博客里也不止一次曾经提到过。这是伪农等城市小资喜爱的一个景点。因为过于自信,上路前只让WonZi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目标的发现地点和形态,我们就动身了。

      虽然有些年没来,但除了门票又涨价,一切都似乎还是老样子。进山很顺利。WonZi的指示是这样的:“经过那种了很多花的地方,一直往前走,进入原始次生林区……”。原始次生林我知道在哪里,但这个“很多花”……我想,大概是指旁边的苗圃吧?及至到了跟前,却是一幅令我大吃一惊的画面,这哪是“很多花”?是“很多、很多、很多花!”——整个湖边变成了一片花海,N多游客,尤其是新人在那里拍照,甚至有一队人马在那里拍MTV或者电影。这情形多少有点让我和LiZen哭笑不得,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搞这些,怎么看都显得突兀和不谐,城里人千里迢迢的跑来就为了看这个吗?

      穿过花海,沿着水库边走,跨过木桥进入原始森林。眼前的情形又让我晃了一晃:小径两旁各2米的范围,竟然被打扫过了,枯枝落叶以及草层被清理得一干二净,就差没种上蟛蜞菊了,我这是逛白云山呢!也许为了迎合城里人的“卫生习惯”,也许纯粹是为了表示门票的价值,公园管理者们再一次跟大自然不和谐了一回。幸而,这只是极小的范围的破坏,对环境的影响无足轻重。

      走了5、6分钟的样子,我们来到WonZi爆料的地点。然而被打扫过的林地干干净净,哪里有有那传说中的“亭立”的影子?根据WonZi的描述和照片,这是一种矮小的蓝紫色小花,LiZen估计它有10厘米左右。(后来证实,这是个极大的误会)。在这样的空地里,应该是极其显眼的,不可能见不到。我们于是扩大搜索范围,进入林地其他区域,依然仙踪渺渺,什么也没找到。

      于是我们第一个反应,就是打电话给WonZi确认地点。鉴于他脑筋的转数,即使整个南辕北辙我们都不会意外。然而林子里没有信号,一点点都没有,我们不在服务区内。假如地点没错,那就可能是花期过了,或者真的被打扫干净了。没有其他办法,趁还有时间,我们去其他区域碰碰运气。

      沿着原始森林旁的一条小溪,是一条隐蔽的、很少有人进入的小径。高大的壳斗科树木组成的乔木层树冠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林下显得有些幽深。白冠燕尾和灰背燕尾在溪石上跳跃,发出尖锐的金属般质感的鸣叫。我比较懒,同时也因为光线不好,竟然不愿搬出我背包里的镜头。在厚厚落叶的地面,我们找到了虎舌红,一种美丽的紫金牛科植物,也是南昆山区的招牌植物之一。有意思的是,还有一种长相类似的同属植物“莲座紫金牛”,进林子后就一直被我粗心大意的误以为“虎舌红”,直到虎舌红真身露面,才知道之前认错了。

      流水潺潺的小溪里,活跃着大群小鱼,有些是吸鳅类,有些像是某种鲶鱼,也有溪蟹。我对水生生物了解得比较少,没法叫出名字。但有一种是熟悉的——唐鱼。说起来,唐鱼可算大名鼎鼎,它也叫白云金丝鱼,是广州本地原生的著名观赏鱼。之前在白云山被发现和定名,因此名中有白云二字。可惜现在白云山生态环境恶化,小溪里早已找不到这种鱼的身影。这是一件憾事,媒体曾经把它炒作得沸沸扬扬。但唐鱼虽然珍稀,却并非广州独有。随着原生水族爱好者队伍不断扩大,唐鱼在广东各地、华南各省,甚至越南等地都陆续被发现。虽然灭绝的危险依旧存在,但至少不像以前那么紧张。

      小溪尽头是一片不大的林间空地,稀疏的长了一些棕榈科植物,头顶树冠上挂着一累累巨大的油麻藤果实——这是“禾雀花”,3月来的话必然美不胜收。这里人迹稀少,地面上却有一些新发掘的小坑,似乎不久前曾经有山民用锄头挖过药材。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痕迹出现,尤其一些连成片的梅花形翻拱,这把“锄头”的主人就毋庸置疑了——野猪!能和野猪这么“近距离”接触,实在令人兴奋,虽然这距离是相对论里的第四维——时间维度的。我们停下脚步,林子里除了风声鸟鸣,没有其他动物活动的迹象。也许,它们早已离开远去了吧。

      在这里依然没有找到亭立。天色不早,而且这天是小猪生日,在家等着爸爸回来切蛋糕呢,俩人只得悻悻而归。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翻植物志,看看这东西到底啥鸟样。一看之下,哑然失笑。原来,这东西我早已见过拍过,去年跟ALex穿越黑石顶保护区,曾经在一片林地地下找到这种植物。只是去年忙于工作,回头都没有整理鉴别,以至于不知道自己找到的是什么。我在黑石顶看到的是白色的。亭立是一种非常微小的植物,地面部分只有几个厘米,茎跟牙线搬粗细,花也只有1、2个毫米。我和LiZen先入为主,把这东西想象得大了几倍,自然找不到了。

      虽然不是每一次野外考察都能达到主要目的,失望早已是家常便饭。但这次因为自己的懒惰和漫不经心,没有找到目标,却实在有点难以释怀。晚饭的时候自罚3杯吧!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