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南岭寻蝶记  

2007-07-06 17:24:00|  分类: 自然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痕迹很重的文章。呵呵。

南岭寻蝶记(寻踪金斑喙凤蝶)

作者:于勇

“快看!三宝鸟!”有人喊道。我急忙把扭头向外望去,“砰”的一声,脸撞到了车窗上。车里的人笑了起来,我不好意思的扶了扶眼镜,再望开去,那只美丽的鸟儿已经被汽车远远抛在了后面。

每次来到南岭国家森林公园,我的心都莫名的激动。这里是广东生物多样性最复杂的地区之一,一座动植物的宝库。翻开南岭自然保护区的介绍文献,里面是一长串令每个生物爱好者怦然心动的名字:云豹、梅花鹿、黄腹角雉、白颈长尾雉、莽山烙铁头、三线闭壳龟……这里甚至有华南虎出没。虽然,这些珍奇动物并不是满山乱跑随处可见,它们稀有而且行踪隐秘,即使是在此生活了几十年的林场工人,一生可能也就偶遇过那么几次,但它们确实存在,这就足以让那一双双眼睛热切地期待好运的光临。况且,即使见不到这些“极品”的精灵,其他一些漂亮的动物也能大大的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像前文提到的三宝鸟,还有蓝喉蜂虎、小燕尾等在其他地方难得一见鸟儿,在南岭却是“家常鸟”。

但这次我却没有时间停下车来欣赏和拍摄它,因为我们这次来有个明确的目标——寻找一种“极品”动物——金斑喙凤蝶。

金斑喙凤蝶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昆虫世界中的“大熊猫”。 这种凤蝶最早于上世纪30年代在广东省连平县被发现,由于数量稀少,此后数十年,相关报道寥寥。 直到八十年后,有关专家才采集到几只标本。长期以来,这种蝴蝶被认为是我国特有种,甚至有人提议把它作为我国的“国蝶”。但最近几年,日本蝴蝶研究人员在越南也发现了该蝶,并且弄清楚了这种蝴蝶的幼虫形态、寄主植物和生态习性。但在国内学术界目前尚未有相关报道。

我们这次到南岭的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的观察和了解这种蝴蝶。带队的是昆虫学会广东分会的陈老师(Cheni),陪同的还有研究蝴蝶的林老师和香港鳞翅目学会的杨先生。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除了在标本柜子里看看尸体,还想在野外看看活生生的金斑喙凤蝶,几乎是不可能的奢望。因为这种蝴蝶不但稀少,而且成虫发生时间短,每天活动的时间也短。记得2002年有一个轰动的新闻:一群盗猎者在广西大瑶山捕捉了263只金斑喙凤蝶!这让专家们惊诧不已,要知道很多跟蝴蝶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研究人员也没有遇到过几次这种蝴蝶,他们何以一次性捉到这么多呢?但Cheni看到这则新闻时却并不如何惊讶,因为他知道,只要掌握了这种蝴蝶的生活规律,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找到这种蝴蝶并不难。而他自己也正是国内少数具备这方面知识的人之一。

金斑喙凤蝶在南岭的发现,Cheni也有一份功劳。当年他正在南岭做蝴蝶资源本底调查,一位姓尤的林场工人和他交好,常常替他和别的科研人员做向导,而Cheni也教授了他不少蝴蝶的辨认知识。据说那天尤师傅正在打扫卫生,一只美丽的金绿色蝴蝶忽然飞到他附近,他敏锐的察觉到这是一种专家们从未提到过的大型蝴蝶,于是扫帚一翻,把这只蝴蝶扣在地上。当Cheni接到他送来的标本时,惊讶得合不拢嘴——这正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斑喙凤蝶。于是,金斑喙凤蝶正式出现在南岭的生物资源名录上。

有了Cheni这样的“达人”做领队,我们对此行充满了期待。在过往的考察中,Cheni已经圈定了几座有很大几率能见到金斑喙凤蝶的小山头,并且曾经在上面不止一次的看到过目标。这次,他希望能拍到它们求偶和交尾的过程,或者产卵的镜头。外国文献上的寄主植物在广东没有分布,因此这种蝴蝶在这边的生活还是个迷。

因为人数较少,我们只租了一辆轿车。后排坐了3个人显得有点挤,而每个人膝盖上还放了一个摄影包,里面是摄影和摄像器材。这是我们最重要的“武器”,另外还有一些胶盒和胶袋,是用来搜集卵和幼虫的。我们没有带网,除非特定需要,我们一般不会采集成虫标本,尤其对于像金斑喙凤蝶这样的保护动物,那是需要有关部门批准的。

为了赶早,昨晚我们已经进山,住在保护站,今晨天方露白便动身出发。汽车沿着公路蜿蜒而上,两边山高壑深,林木丰茂。然而这壮丽的森林在历史上也曾经几乎毁于一旦,那是在“大炼钢铁”的年代,南岭的林木被无计划的滥砍滥伐。据说,因为山势陡峭,伐木工人们只要在山顶砍倒一批树,然后推下山,下面的树木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被层层推倒。在这样高效率的砍伐下,南岭的原始森林惊人的速度消逝着,最后只剩下很小的一片。一天傍晚,一位林场干部看着晚霞中的森林,感叹到:实在太美了,我们还是留下一些吧。就这样,南岭用它的美丽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我们。

由于Cheni卓越的专业知识,我们对金斑喙凤蝶这位“梦中情人”的寻找过程看起来更像一场约会。我们这次选取的地点距离公路很近,可以直接开车到山脚下。

可是当我们到达预定地点,大家都傻了眼。原来这段时间南岭在修公路,这座小山成了取土点之一,小半个山体被挖除,原来上山的小路已经被挖断了。由于金斑喙凤蝶一天中出来活动的时间甚短,转到其他地方已经来不及。没有路就自己开辟一条路!杨先生放在车上的一卷登山绳终于派上用场。

在绳子的帮助下,我们手脚并用爬过了那段挖方区,身上沾满了泥土和枯叶,幸好我们进行这类野外考察,为了减少对动物的惊扰服色都以灰绿、土黄等为主,所以看起来也不算很狼狈。

到达山顶,我们分散开来守株待兔,每当一个翩翩的身影从头上飘过,便紧紧锁住数双眼睛的视线,不时还有人惊呼:“快看这只!”“看那里!”。然而接下来的却往往是:“没有尾突,粉蝶。”,或者“颜色太黑了,蓝凤蝶。”。一回儿功夫,几个人的脖子都有点酸了。“还是轮流观察吧,这里还有很多其他种类的珍稀蝴蝶。”Cheni建议。

我们在昨晚预留了几瓶尿液,倾倒在几个顺风的位置上,希望能吸引到一些蝴蝶。蝴蝶在平常人的眼里,是在花间忙碌的美丽使者,但其实它不但逐香,也逐臭。多种蝴蝶的雄蝶对于人畜便溺有着特殊的癖好,这是因为它们需要吸取尿液里面的生物碱来增强自己的“雄性魅力”。不多时,便有零星的蝴蝶这些受诱而来,但始终没有形成集群。拍摄它们的“标准武器”是180mm微距镜头,为了获得一个好视角,大家都跪着甚至趴在地面上。

“嘿,这里有灰蝶的幼虫。”林老师在观察一株云实科植物。在嫩枝上爬着几条绿色的幼虫,身边一些举腹蚁正在忙碌,这是一种共生现象,蝴蝶的幼虫通过分泌蜜露召唤蚂蚁来给自己当保镖。杨先生在旁边瞅了一眼,说“斑马蝶吧?”在前面仔细观察的林老师却叫了起来:“什么啊,这就是‘你’呀!”杨先生连忙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种他最先发表的的蝴蝶,拉丁学名后缀是他的姓氏。“哦,原来它在南岭也吃这种植物啊?”他说。大家都笑了起来。“我喜欢举腹蚁。”杨先生边说边用剪刀打开了一个叶巢,里面大群的蚂蚁正围绕着几只胖胖的红褐色幼虫忙碌着。原来是另一种与举腹蚁共生的灰蝶。

不知不觉中日上梢头,一些粉蝶、蛱蝶不时在我们头顶上追逐飞舞,但我们的目标始终没有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焦虑逐渐转为沮丧,“看来,今天它们不会来了。”Cheni长叹了一口气“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于是大家沿着原路下撤,一路无语,神色黯然。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的梦中情人失约了呢?是气候的变化改变了金斑喙凤蝶的发生时间,还是种群已经进一步缩小?这个谜团缠绕在每一个人心里。

下山的途中,大家一路无语。“嘿,看这是什么?!”Cheni忽然蹲下,捡起一些灰黑色的颗粒。原来是一些虫子的干燥粪便。“这肯定是一种大型凤蝶屙的。”我们向上望去,头顶是一株高大的木兰科植物,在Cheni累积的观察记录中,并没有哪种凤蝶以这种植物为食。金斑喙凤蝶,上面的会是你吗?我们睁大了眼睛拼命看,然而除了少量食痕外,什么都没有找到。而且,即使看到,我们没有长杆枝剪,面对这几十米高的大树也是徒呼奈何。

我们只好无奈的再次放弃了。但我们至少已经得到了一个线索,这种植物会成为今后观察的重点。

接下来的2天里,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下起了暴雨。这样的天气是没法继续考察的,而且据说还要持续数天。我们经过短暂的商讨,决定下撤,等待金斑喙凤蝶第二代发生的时候再过来。像这种失望而回的情况,我们都经历过不止一次,这是野外考察常有的事——不是每一次都能达成预定目标。但同样的,我们也不知道下一次会有什么惊喜在等待着我们。也许,这正是野考活动的魅力所在。

虽然没有找到金斑喙凤蝶,但也不是一无所获,2天里观察了记录的好几种罕见蝶种,可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南岭是蝴蝶的大本营,无论数量或者种类都十分惊人。据Cheni记录,这里有300多种蝴蝶。由于南岭地貌复杂,海拔落差大,从数百米的山脚到1900米的主峰石坑崆,植物群落呈明显的垂直分化,给各种不同生活条件的蝴蝶提供了生存空间。这里能同时找到南方热带蝶种和北方的温带蝶种,这在广东省极其罕有。而蝴蝶的数量,老师们时常“甜蜜”的回忆起当年在一条山沟里就能找到一群群几百只的蝴蝶同时吸水的奇景。

然而这次我们见到的蝴蝶种类虽然不少,但数量却不多,只是零星飞过。蝴蝶跟果树收成一样有“大小年”之分,在气候适宜,或者控制天敌数量向下波动的年份,蝴蝶会大量发生,而条件相反的年份则数量稀少。然而近来这几年,南岭蝴蝶已经持续了多个“小年”,数量始终不能和鼎盛时期相比,这让研究者们忧心忡忡,怀疑是否和最近的全球气候变化有关。

看最近的报道,我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然而我们对环境的治理和保护,才刚刚开始。一管可以窥豹,蝴蝶数量的变化,可能是大自然释放给我们的信号。希望我国经济腾飞以后,我们留给子孙的除了金钱,还有蛙声阵阵的春天,蜂飞蝶舞的花园。

悬钩子070514094
图片:悬钩子

乳源木莲070514225
图片:乳源木莲

毛杜鹃070516041
图片:毛杜鹃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