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农夫与鸟  

2007-07-26 00:55:04|  分类: 胡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标题是不准确的,应该是“伪”农夫与鸟。呵呵。

以前说过,装农民是小资发展到高层次的一种表现。古有陶渊明,有官不做,回家种田。“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蛮勤劳的样子。但实际呢,真爱的还是檐前月下,喝口小酒,侍弄菊花的生活,结果自然是“草盛豆苗稀”了。今有“永农”同志(瞧这名字多矫情),在9楼弄了2分地,种起了庄稼,号称“都市农民”。乡村生活和小资情调强行拼接的结果,自然是连年失收:南瓜结成葫芦,玉米长成鸡蛋,惟独豆苗长得挺拔,只是口感跟稻草没有什么区别,总算是小胜陶渊明一筹了。

永农同志对此非常的自鸣得意,开始不满足当庄稼汉,琢磨要搞点养殖业了。小资自然不可能弄2只鸡在天台上养,要知道动物不比蔬菜,吃喝拉撒的弄一地乌烟瘴气,这样有辱斯文的场景,会严重破坏小资情调的。所以要是永农同志真的养起了鸡,那么他倒确实是农民了。跟绝大多数小资一样,永农同志弄回家的第一个动物是一条狗。

这是条叫“帕帕”的苏格兰牧羊犬因为遇人不淑,当时正处于无人照料的窘境,于是永农同志便顺理成章的接了手。这是永农同志在N年以来第一次跟老婆以外的另一个生物共同生活。帕帕跟大多数宠物狗一样,在人类的长期精神暴力下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强迫症/异食癖。它只吃糖炒栗子,每天要先跑800米才能在大汗淋漓中顺利解手。于是XX苑每天傍晚居民们都可以欣赏到永农同志提着一叠报纸,被一条健壮的大狗拖着跑圈的奇景。

不到一个月,永农同志就到了崩溃边缘,再这样下去,他恐怕就要感染上帕帕的忧郁症了(后面2项永农本来就有)。我们的永农同志自救的本能发挥起了作用,咬咬牙又把帕帕顶手出去了。

痛定思痛,永农同志想,俺和高等动物还是相处不来的了(想到这里永农同志万分同情的看了太太一眼),还是养点别的什么不会抱怨的动物吧。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也猜得到:有什么比乌龟更能忍辱负重的呢?于是2只龟便出现在他的露台上。

这2只龟也是被遗弃动物,它们命好,原先的主人不爱喝龟汤;而更走运的是,它们的新主人认识多果,不然的话,这2只龟免不了在永农同志天台上被烈日暴晒至死的命运——这个假农民竟然不知道它们是水生龟类。哈哈。无论如何,它们最后得到了一个洗脚盆作为栖身之所,每天有鱼有肉,大概可以尽其龟年了,而永农同志也幸免了一个“龟都养不活”的美名。想想假如因为生命力顽强而位列世界著名危险外来入侵物种之一的红耳水龟,竟然渴死在永农同志的天台上,也真够憋屈的。

在接二连三收容了几个动物之后,其他小资们便把永农家当成了被遗弃动物收容所。这不,几天前,一个小鸟又被送到了永农同志家里。这个半大小鸟是在路上被捡到的,还不会飞,只会张嘴要吃的。该怎么养呢?永农同志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它定性为麻雀,然后就塞给它面包。喂的方法是小鸟一叫就给它吃。这个有点类似于“拍脑袋”的政策据说是他太太的意见,永农同志为人有一个好: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假如完全没有头绪的事情,他很愿意听从别人的意见,无论这个人是否比他更懂(重要的是办砸了有人背锅)。

结果第一天永农同志就叫苦不迭,为什么呢?因为这个鸟儿每3分钟就叫一次!于是一个小面包就在12小时内填到了鸟鸟的肚子里。第二天小鸟就叫得没那么欢了——整整一天,刚开口就有人往里面扔垃圾,再笨的鸟也学会闭嘴了。

因为我们的永农同志有一个叫多果的朋友,所以乌龟的运气再次降临到鸟鸟身上。鸟鸟的身份被订正为“白头鹎”,吃昆虫,永农同志喂面包的决定做对了2/3,后面少了个“虫”字。养鸟的一般用一种叫“面包虫”幼虫喂这类鸟。当永农同志在电话那头知道真相后,压抑不住发出了一声咆哮:“你要我上哪里抓毛毛虫喂它啊!!买?我的车还在修呢!给它吃猪肉,看它命大不大!”唉,小资的爱和恨就是这么壮怀激烈。

第二天多果在MSN上问他:鸟还在吗?永农同志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说:“在。”然后就故伎重施,极力想把鸟鸟顶手。多果想我的姥姥,鸟妈妈要是这么好当,这孩子还能给踹到地上去?坚决不同意。没折,永农同志只好开着他的小切狂奔N公里,买来面包虫伺候那个上辈子安排来讨债的。

其实呢,对于意外落地的幼鸟,最好的处理办法是不要动它,亲鸟会飞下来喂它的。当然城市里白天人来车往,夜里猫来狗去,小鸟活命的机会实在不比落在伪农民手里强多少。所以我也不好说捡起它一定是错。永农同志说得对,这是它的“命”。我们生活在这个城市,多少次在街头巷尾看到那些被拐卖或者出卖做乞丐的孩子,我们为了同类尚且无法做点什么,何况鸟乎?

就让我们祈祷吧。

 

【题图】白头鹎。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