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做最坚强的泡沫  

2007-05-24 20:09:47|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20年前,有个小美眉曾经送给我一张卡片,上面是一个在海边徘徊的少年。她在内页写到:刚才我读到拿卡索斯的故事。不知为何,眼前竟浮现你的形象。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还只是个忧郁的男孩。
在那个时期,我告别了弹弓和渔网,告别了沼水蛙和黄粉蝶,告别了无花果和凤眼莲,也告别了无忧无虑的童年。作为一个在野地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他那双习惯了观察纯真大自然的眼睛显然为这个复杂的人类社会所困惑。
我热爱自然科学,喜欢做实验,崇拜科学家,这和我那些喜欢听流行歌、看电影,追逐偶像明星的同学格格不入。我感到孤立。也许每个人都有过少年维特之烦恼,但对于我,这烦恼比别人还要多一点点。

我自信我走的路是正确的。我也没有因为觉得不容于世而放弃希望,我用一个少年人特有的冲动和激情去追逐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爱情。

但我性格里面有很固执的一面,不能承受失败。

完美主义,曾经是我的目标和纲领。如果现在有人这么定义我,我不会认为是赞扬。追求完美意味着永远的不满足,意味着永远的内心矛盾和失望痛苦。我不想和自己过不去,不想给我爱的和爱我的人制造麻烦。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努力放弃苛求,包容遗憾。承认自己的脆弱,承认自己的缺点,这样可以对别人好一些,也对自己好一些。

现实里没有完美事物,我们生活在天堂和地狱之间,这个世界因为缺憾而完整。

年轻的我虽然不追星,但歌也是听的。在那个年代的粤语歌坛,独领风骚的无外乎2个人:一个姓谭,一个姓张,都是“神坛”级别的人物。我那时候喜欢谭的歌多一些。

年长后却喜欢听张了,原因大概是张的嗓音更能钩起我少年时代的感觉,谭反而有点老气横秋。但在很长时间里,我只听张退出歌坛前的歌,复出后的作品我很少听,因为我不喜欢里面他流露出来的富有女性味道的脆弱和柔情。然而最近从网上下载了一些,听过几遍后却发现了另外的感觉:一种率真和坚强。比起他早期的一些花哨之作,这些歌词的水平高了很多,内容也更有深度。

比如这首:《我》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  依然盛放的赤裸裸


当张决定公开他私人生活里不能为世人所接受的一面,我想,他是痛苦的。但那一刻,他充满了勇气。

然而他最终没有履行承诺,做“最坚强的泡沫”,但我也实在无法断言,放弃生命和忍受矛盾痛苦之间,哪一个更勇敢。
生如夏花,只求一季之绚烂;死如秋叶,唯覆雪之静美。
洁来也洁去。

这首歌有着强烈的张国荣个人色彩,但如一句名言所说的:每一个人眼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我相信,每一颗依然在这个浑浊世界里孤独坚守的心灵,都必定会为这首歌而战栗共鸣。

做最坚强的泡沫 - bubobubo -            Rigby的稻草人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