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igby的稻草人

人人都有自己的烟斗

 
 
 

日志

 
 
关于我

自然生物爱好者,喜欢写作、摄影、野考,和朋友喝酒,跟太太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谁  

2007-12-28 18:40:5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的时候,班主任是个刚毕业的新人,据说读的是心理系。有天心血来潮,拿2个班120多号人做试验,要大家回答“我是谁”。他在讲台上问一句,大家就在纸上写下一个答案。这除了无聊之外本来也没啥困难,但变态的是他一遍一遍的反复的问,足足好几十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耐心测试,反正,最后我连写“我是你大爷!”的心都有了。

撇开这段痛苦记忆不谈,据说这还真的是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至少,复兴中学的小秦曾经很认真的再问过我一次。

当时怎么回答的已经忘了,也许是高度专业化的跟他说是“脑神经细胞轴突末端的5-羟色胺传递”之类——这样说的好处是不容易落入他布置好的逻辑陷阱,避免出现精神分裂的风险。

作为一个“科学教”的“穆斯林”,我是很愿意用单纯的物质观点去解释精神活动的。“我”在这个时空的切片里,无非就是无数电生理的回路。如果从一个连续的时间看,“我”就是一个记忆的载体,没有过去,就没有我。

但99.99%的记忆,都被我们抹去或者忽略了。据说,在感官收集信息的时候,已经忽略了99%,大脑只处理了其中极少的一部分。也许它是事情的关键,也许不是。所以我们总是感到彷徨、困惑,总是作出错误的判断。然而被装进我们记忆的东西,无论是美好的还是丑恶的,它都代表了“我”的本质价值。如果失去了它们,我就不再是“我”。

既然记忆不可或缺,而忘记又是主旋律,那么,有选择的忘记一些不好的事情,和记住一些好的事情,似乎是很聪明的一种投机。这方面比较有天赋的人,我想必然是活得比较愉快的人,反之,就是一个悲观者。

我不见得有多少这样的天赋,不过,时间的力量很伟大,某个不好的记忆在不断的被后来者排挤后,感触的天平会不知不觉发生变化。例如,我开头提到过的班主任,我曾经相当的嫉恨他,但现在想起来,一笑而过。我想,我也许不能忘记一些事情,但我终可以放下它。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